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軍事 > 軍事歷史

侵華日軍大將大角岑生座機曾被中國擊落 斃命廣東

2014-02-13 18:01:34 來源: 新民晚報 作者:王鳳嶺 作者:
摘要:1941年2月6日,中國報刊報道了一則日寇海軍大將大角岑生座機被中國軍隊擊落的消息。隨后,日本海軍省也發布文告承認大角岑生在中國戰場斃命。這一消息讓中國抗日軍民倍感鼓舞。大角岑生其人大角岑生,1876年生于日本愛知縣。先后就讀于海軍學校和海

1941年2月6日,中國報刊報道了一則日寇海軍大將大角岑生座機被中國軍隊擊落的消息。隨后,日本海軍省也發布文告承認大角岑生在中國戰場斃命。這一消息讓中國抗日軍民倍感鼓舞。

大角岑生其人

大角岑生,1876年生于日本愛知縣。先后就讀于海軍學校和海軍大學。1909年至1912年,大角在日本駐德使館任職。歸國后,在日本軍令部任參謀。1918年,大角出任日本駐法使館副武官。1922年,大角就任軍務局長和第3戰隊司令官。1925年,大角任日本海軍次官。

1928年后,大角先后出任海軍第2艦隊及橫須賀鎮守府長官。1931年4月,大角晉升海軍大將,任軍事參議官。之后,他在犬養毅和齋藤實的內閣中出任海軍大臣。1935年,他因“九一八事變勃發時的海軍大臣”而受封男爵,卻受到海軍內部的嘲笑。隨著職務升遷,大角岑生的侵略野心也不斷膨脹。他與陸軍大臣林銑十郎一同要求議會將國家稅收的一半撥為軍費。

1937年日本全面發動侵華戰爭后,日本出動航母停駐珠海市唐家灣外海,封鎖和騷擾中國商船的海上運輸和漁民的捕魚活動,并時常派出飛機襲擊廣州及周邊鐵路、公路,之后又占領珠海三灶島,在島上建設軍用機場。1937年12月13日,日寇占領南京。之后不久,大角岑生曾到南京光華門一帶視察。

1941年初,大角岑生代表日本最高軍事當局來華策劃擴大侵略戰爭,先后飛抵上海、南京、武漢等地,與侵華日軍高級指揮官接觸。

海軍大將斃命

1941年2月5日清晨,大角岑生乘坐日本海軍的大型運輸機(機長黑瀨寅雄),率幕僚從廣州機場起飛,由6架戰機護航,前往海南島就任南太平洋艦隊司令官,為進攻香港和東南亞做準備。不料,大角的座機在伶仃洋上空突遇旋風,引擎失靈,被迫折返珠江口西岸,擬迫降三灶機場修理。之后又遇大霧,飛機迷航后闖入中山縣第八區(大赤坎鄉)中國挺進第三縱隊的陣地上空。

挺進第三縱隊的防空觀察哨發現日軍運輸機后立即上報縱隊司令袁帶,袁帶當即下達射擊命令。日軍運輸機隨即遭到地面機槍火力的密集射擊,多處中彈失去控制,最終墜毀在珠海市斗門縣黃楊山的山坳中。之后,墜機地點發生劇烈爆炸。

不久,袁帶率領部隊迅速趕到墜機地點,先行封鎖了三條進山的路口,接著進行搜索。在徐徐的余煙中,官兵們找到了10 具血肉模糊的尸體,其中有2具佩戴著日本海軍將官服飾。從撿得的證件上發現,頭部中彈、額頭炸裂者正是日本海軍大將大角岑生,成為抗日戰爭中被中國武裝擊斃的最高級海軍將領。另一名日本海軍少將須賀彥次郎則被燒得尸體焦黑,面目全非。

搜索部隊還在現場發現了日軍的軍用地圖、筆記本、指揮刀及鎳幣,以及裝有大量日軍絕密文件的2個保險箱。此后不久,三縱部隊將這些東西裝在2個大木箱中,運到了粵北的中國第七戰區司令部。

戰犯葬不見尸

大角岑生的座機被擊落后,日軍曾緊急出動飛機100余架次,組成多個搜索救援編隊,在中國珠海和新會沿海進行低空拉網搜索,企圖尋找飛機殘骸,卻一無所獲。

幾天后,日軍山崎部隊派兵從江門乘艦艇入侵斗門,企圖到現場處理后事。在月坑北松山、塘基遭到劉登隊長率領的廣東游擊二支隊和陳偉民帶領的挺進第三縱隊第八支隊等抗日武裝的猛烈阻擊。之后,日軍又在大赤坎村強行渡河登陸,遭到馮揚武率領的游擊隊阻擊。日軍行動受阻后,隨即避開斗門墟,繞道進山,但僅找到飛機殘骸,大角岑生的尸體無處尋覓,最后只得撤離。

日本最初不承認有飛機被中國武裝擊落,直到2月20日,才為大角岑生舉行了葬禮。至此,侵華戰犯大角岑生在異國他鄉落得個葬不見尸的可悲下場。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