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軍事 > 軍事歷史

183卷日軍暴行檔案首次公布:申報世界記憶遺產

2014-02-16 12:01:19 來源: 北京日報 作者:
摘要:從媚日籌建慰安所的喬鴻年為領取酬金而寫下的領款憑條,到南京市市民呈報家人被殺、被奸、財產被搶的申訴;從南京市臨時參議會關于南京大屠殺案的調查報告到世界紅卍字會南京分會、崇善堂、普育堂等團體掩埋尸體、救濟難民情況統計 2月11日,南京市檔案局

從媚日籌建慰安所的喬鴻年為領取酬金而寫下的領款憑條,到南京市市民呈報家人被殺、被奸、財產被搶的申訴;從南京市臨時參議會關于南京大屠殺案的調查報告到世界紅卍字會南京分會、崇善堂、普育堂等團體掩埋尸體、救濟難民情況統計——2月11日,南京市檔案局公布了183卷、形成于1937年至1947年10年時間的侵華日軍在南京制造大屠殺慘案的犯罪事實。

這批書面資料于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后,由南京市軍管會接收,至今從未公開過。此次首次公開這份彌足珍貴的材料也是為推進“南京大屠殺史檔案”申報世界記憶遺產工作。

來自民國市政府檔案

多數為“孤本”“珍本”一份獨特的檔案

近日,南京市委、市政府下發《蘇南現代化建設示范區南京國家文化遺產保護試點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其中明確,“南京大屠殺史檔案”申報世界記憶遺產,申遺工作由市申遺工作辦公室總負責,由該市檔案局和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牽頭。據了解,這是該市第三次對“南京大屠殺史檔案”進行申遺。

2月11日,南京市檔案館公布了一批形成于1937年至1947年來自于民國南京市政府的檔案,該資料共183卷,詳細記載了侵華日軍在南京制造大屠殺慘案的罪惡事實和日軍侵占南京期間犯下的大量罪行。據南京市檔案館檔案征集利用處處長、研究員夏蓓介紹,這183卷檔案分為大屠殺暴行、掩埋尸體、市民呈文、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設立慰安所等方面,都是民國南京市政府留下來的。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后,這批檔案由市軍管會接收。

早在2011年,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南京市檔案館就啟動“捆綁申遺”,共有形成于1937年至1948年間的5組檔案,列入第三批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分紙質、照片、膠片三類。2012年8月13日,南京市第二次啟動南京大屠殺史檔案“申遺”工作。

聯合國遺產目錄大致分為:文化遺產、自然遺產、文化自然雙遺產、記憶遺產、口頭與非物質遺產、文化景觀遺產。其中,“世界記憶遺產”又稱“世界記憶工程”,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于1992年啟動,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延伸,旨在搶救世界范圍內正在逐漸老化、損毀、消失的文獻記錄,使人類的記憶更加完整。中國已有七項文獻遺產入選《世界記憶遺產名錄》。

多數為“孤本”“珍本”

據夏蓓介紹,此次公布的資料是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后由南京市軍管會接收,至今從未公布過,其中涉及的內容包括:世界紅卍字會南京分會、崇善堂、普育堂等團體掩埋尸體、救濟難民情況統計;民國南京市政府各附屬機關和各區公所關于南京市民遭受日軍屠殺、房屋焚毀、財物被掠的調查;南京市市民呈報家人被殺、被奸、財產被搶的申訴和南京市臨時參議會關于南京大屠殺案的調查報告等,有相當一部分是1937年至1939年間形成的同時期材料,涉及面廣、人物背景非常豐富,既有民國要員、專家、學者、平民百姓、國際友人,又有參加南京大屠殺的日本侵略者。絕大部分為原始件,為“孤本”、“珍本”,不僅具有獨特性,而且具有稀有性。在回擊日本右翼勢力妄圖否認侵略歷史、揭露罪惡的侵略戰爭、控訴日本軍國主義罪行、教育后人等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價值。

位于南京秦淮區中山南路67號的大華大戲院地處新街口南端,是南京建造最早的戲院之一,規模、設施均居民國南京之首。大華大戲院與首都大戲院(后改稱解放電影院)、世界大戲院(后改稱延安劇場)、新都大戲院(后改稱勝利電影院)并稱為民國南京四大影院(后兩家已被拆毀)。2013年5月29日,經過兩年多的維修改造,大華大戲院重新開業。在這183卷宗中,一份1945年9月27日的檔案,清楚地反映了抗戰期間8年,大華大戲院被侵華日軍侵占的史實:“南京淪陷后,地處市中心的大華大戲院被日軍侵占,經營權被奪,戲院負責人離開南京避難,時間長達8年之久。1945年抗戰勝利后,大華負責人回到南京,清點后發現過去設施一流的大戲院慘遭蹂躪,損失巨大,不加大整理難以恢復往日規模。因此,這份遞交給市政府的申請報告,要求政府撥款盡快修復大戲院。”當時大華大戲院股份有限公司位于太平路155號,這份由大華董事長李治隆簽名、蓋章,寫給當時南京市市長馬超俊,要求歸還戲院所有權和經營權的報告,從另一個角度反映了日軍侵占公共資產的罪行。

一份獨特的檔案

“這是目前唯一一份由日本扶持的偽政權——‘南京市自治委員會’下文成立慰安所的檔案。”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會顧問經盛鴻教授說,此次公布的資料中,有一份1938年“南京市自治委員會”關于總務問題之往來文書檔案,該檔案極為特別:用鋼筆書寫的“函傳厚崗軍人慰安所軍樂隊喬鴻年先生來會領取演員酬金”格外引人注意。

1937年12月13日,日軍占領南京后不久,經日本扶持下的南京市自治委員會下文成立慰安所,日方在南京設立慰安所的第二條途徑就是通過南京本地的一些漢奸地痞,通過“招募”、脅迫、誘騙中國婦女,設立了慰安所,進行商業性的經營。喬鴻年是戰前南京著名的流氓地痞和戲霸。

在卷宗第37頁清楚寫著領取酬金緣由:“1938年1月14日、15日,連續兩天在厚崗慰安所舉行游藝會,慰問日軍部隊官兵,其費用由兵站司令部支付。”4天后,慰安所老板喬鴻年拿著日軍給的一張領款憑條,到南京市自治委員會下屬總務課領取酬金。經盛鴻介紹,結合自己多年研究證明,在南京檔案館中目前已發現關于慰安所檔案17份中,這份是最特別的,“演員”其實就是“慰安婦”,“酬金”就是軍方支付給慰安所的費用。沒有日軍授意,自治委員會批準,這家慰安所喬老板,有天大膽子也不敢去領這筆錢。“這也是日軍在南京成立慰安所的一個鐵證。”

熱門推薦